蘇東坡與佛印禪師的傳聞趣事

北宋蘇東坡才氣縱橫,文冠天下。在野史中,他有一個出家人的朋友——佛印禪師,兩人常在佛學修行及詩詞聯對上切磋鬥智,傳為美談。至於是否真有其事,並不重要,令人歡喜的是其中的禪理與趣味啊!以下是一些傳聞趣事。

【坐姿像什麼】

一天,兩人相對坐禪,蘇東坡一時心血來潮,問佛印禪師:「你看我禪坐的姿勢像什麼?」

佛印禪師說:「像一尊佛。」

蘇東坡聽了滿懷得意,想說如果佛印也問他同樣問題的時候,要趁機戲弄佛印一下。沒想到佛印繼續禪坐不再作聲,蘇東坡忍不住就說:「你怎麼不問我啊?」

佛印禪師說:「要問你什麼?我沒有要問的事啊。」

蘇東坡說:「你應該也要問我,我看你像什麼啊?」

佛印禪師:「好吧!你看我像什麼?」

蘇東坡欣喜佛印中計了,高興地回答:「你看起來就像一堆牛糞!」

佛印禪師微微一笑,雙手合十說聲:「阿彌陀佛!」

蘇東坡回家後向妹妹炫耀,說:「我今天佔了佛印禪師的上風。」並把過程詳細說給蘇小妹聽。

沒想到蘇小妹聽完後,哈哈大笑地說:「哥哥,是你輸了!」蘇東坡十分不解,急忙問道:「小妹為什麼這麼說呢?他說看我像尊佛,而我說看他像一堆牛糞,我怎麼會輸呢?」

蘇小妹回答說:「心中有佛,則看萬物皆是佛。佛印因為心中有佛,所以看眾生都是佛。你會把佛印禪師看成牛糞,那你心中裝滿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呢?」

蘇東坡立即了悟,面紅耳赤,同意蘇小妹的看法。

【八風吹不動】

蘇東坡自認學禪有所領悟,心智洞明,了無雜念,不覺喜從中來,揮筆寫了一首詩:「稽首天中天,毫光照大千,八風吹不動,端坐紫金蓮。」並立刻差書童過江,送給佛印禪師,表示自己的禪定修為已臻相當境界。

由詩中看來,蘇東坡認為自己的禪修已儼然成佛,不僅佛光普照大地,而且佛性堅定如磐石,連八風(得、失、謗、揚、讚、嘲、憂、喜)也吹不動他,影響不了他了。

佛印禪師看過後,莞然一笑,在蘇東坡的詩上寫了兩個斗大的字:「放屁」再交書童帶回。

蘇東坡料想佛印應該會給他諸多讚美,一看回信中竟是斗大兩個字「放屁」,不由得火冒三丈:「佛印不讚美也就罷了,何必罵人呢?我非過江與他理論不可!」立即僱船過江,去找佛印理論。誰知寺門深鎖,只看到門上貼了一付對聯,上面寫著:「八風吹不動,一屁打過江。」

蘇東坡一看立刻領悟,慚愧不已,自嘆修行不如佛印遠矣!

【啞聯】

一天傍晚,蘇軾偕佛印泛舟長江。二人在船上開懷痛飲,談笑風生。酒過半酣,佛印說:「難得有如此好的景緻,學士出一聯由貧僧來對如何?」

過了一會兒,蘇東坡用手往江左岸一指,笑而不語。佛印循指望去,見河岸上有一隻大黃狗正在狼吞虎咽地啃骨頭吃,頓有所悟,哈哈一笑,將自己手中那柄題有東坡詩句的大蒲扇拋入水中。東坡起初不解其意,稍一尋思,方知佛印此舉之用心。此時二人心照不宣,無聲勝有聲,乃相對撫掌大笑不止。

原來,他們二人這一系列舉動、表情、手勢的含義,正好是一副精巧的諧音雙關啞聯。按表層含義解釋,就是:狗啃河上骨,水流東坡詩。但若按深層含義理解,此聯又可為:狗啃和尚骨,水流東坡屍。

又有一次,他與佛印外出遊玩時,東坡見村姑挑著稻禾從田裡上來,忙拉佛印看。佛印看後紅著臉,四處張望,忽見山前有位樵夫,正在砍伐一株朽爛了的老樹,他也指給東坡看。原來兩人仍是在鬥啞聯:

村姑田裡挑禾上(和尚),樵夫山前伐朽才(秀才)。

可見兩人的才智之高是到了何等的程度。

【禿驢何往?】

有次蘇東坡戲謔佛印的光頭,故意喊道:“禿驢何往?”

佛印回他:“東坡吃草”。

表面上蘇東坡是問驢到哪裡去了,其實是在戲謔和尚的光頭;而佛印回答,好像是說那頭驢在東坡吃草,其實是回謔蘇東坡,那隻禿驢名叫東坡,在吃草,一語雙關。

【人焉廋哉!】

佛印和尚好吃而且葷素不拘,每逢蘇東坡宴會請客,他總是不請自來。

有一天晚上,蘇東坡笑著對黃庭堅說:“佛印每次聚會都要趕到,今晚我們就乘船到湖中去喝酒吟詩,玩個痛快,他無論如何也來不了啦。”就準備了豐盛的酒菜,和黃庭堅去遊西湖。一直到船離岸時,佛印都沒有出現,蘇東坡對著黃庭堅會心一笑。

明月當空,涼風送爽,荷香滿湖,遊船來到西湖三塔,蘇東坡把著酒杯,拈著鬍鬚,高興地對黃庭堅說:“今天沒有佛印,我們倒也清靜,先來個行酒令,前兩句要用即景,後兩句要用‘哉’字結尾。”黃庭堅說:“好!”

蘇東坡先說:“浮雲撥開,明月出來,天何言哉?天何言哉?”

黃庭堅望著滿湖荷花,接著說:“蓮萍撥開,遊魚出來,得其所哉!得其所哉!”

這時候,佛印在船艙板底下早已忍不住了,一聽黃庭堅說罷,就把船艙板推開,爬出來,大聲說道:“船板撥開,佛印出來,人焉廋哉!人焉廋哉!”(註:”廋”,音”搜”,隱藏,隱瞞的意思)

蘇東坡和黃庭堅,看見船板底下突然爬出一個人來,嚇了一大跳,仔細一看,原來是佛印,又聽他說出這樣的四句詩,禁不住都哈哈大笑起來。

蘇東坡拉著佛印就坐,說道:“你藏得好,對得也妙,今天到底又被你吃上了!”於是,三人賞月遊湖,談笑風生。

【以蘇引魚】

一天,蘇東坡指點廚師,用一尾西湖活草魚,洗淨剖開,裂上五刀,用火腿、蔥、薑蒸製。廚師燒製好,送到書房。蘇東坡一見,熱騰騰、香噴噴,魚身上刀痕如柳,連聲呼道:「好一尾五柳魚!」剛舉筷想吃,忽然,看到窗外人影一閃,佛印和尚來啦。蘇東坡心想:「嗨,好個趕飯和尚,早不來,晚不來!我剛要吃魚,你卻趕來了。今天我偏不讓你吃,看你怎麼辦?」一伸手便把這盤魚擱到書架上去了。

佛印在窗外早已見到那盤魚了,心想:「好啊,你藏得再好!我也要叫你拿出來!」

蘇東坡笑嘻嘻招呼佛印坐下,問道:「大和尚不在寺院,到此有何見教?」

佛印一本正經地回答:「小弟今天特地來跟你打聽一個字。」

「什麼字啊!」

「你姓蘇的『蘇』字怎麼寫法?」

蘇東坡一聽,眉頭一皺,知道佛印學問好,不會連個「蘇」字也不會寫,一定有名堂,先看看他在打什麼如意算盤,便裝作認真地回答:「喔,『蘇』字嘛,上面一個草字頭,下面左邊一個『魚』字,右邊一個『禾』字。」

佛印也假裝糊塗地問:「喔,那假如草字頭下面左邊是『禾』右邊是『魚』呢?」

蘇東坡說:「那還是唸『蘇』啊!」

佛印接著說:「那把『魚』擱到草字頭上邊呢?」

蘇東坡急忙說:「噯,把『魚』擱到上頭,那可不行啊!」

佛印哈哈大笑說:「好啊!你說把魚擱到上面不行,那就把魚拿下來吧!」

蘇東坡一下子醒悟過來!佛印說來說去,就是要吃他那盤五柳魚。

【慶有餘】

又有一次,佛印在寺院,知道蘇東坡要來,也照樣清蒸一盤五柳魚。剛好蘇東坡進來了。佛印一想,上次你開我玩笑,今天我也要難難你。正巧旁邊有只磬,他就隨手將魚放在磬裏。

蘇東坡早已看見,裝作不知。剛坐下就故意「唉」地嘆了口氣。佛印素知蘇東坡性格樂觀,疑惑地問道:「太守,今天為何愁眉不展?」

蘇東坡回答說:「唉,大和尚你有所不知,早上我想寫副對聯,誰知剛寫好上聯,下聯忘記了,一直想不出,所以心煩啊!」

佛印問:「不知上聯是什麼?」

蘇東坡回答說:「上聯是『向陽門第春常在』。」

佛印一聽,心中好笑:「這對聯家家戶戶都貼爛了,他卻拿來戲弄我,不知道蘇東圾葫蘆裏賣的什麼藥。」於是不動聲色的說:「我來給你對吧,下聯是『積善人家慶有餘』。」

蘇東坡連呼:「啊呀,高才高才!原來你磬(慶)裏有魚(餘)啊!那就拿出來吃吧。」

佛印這才恍然大悟,乖乖地從磬裏把魚拿出來了。

【求人不如求己】

宋朝大文學家蘇東坡,有一個方外知己佛印禪師。有一天兩個人在杭州同遊,東坡看到一座峻峭的山峰,就問佛印禪師:“這是什麼山?”

佛印說:“這是飛來峰。”

蘇東坡說:“既然飛來了,何不飛去?”

佛印說:“一動不如一靜。”

東坡又問:“為什麼要靜呢?”

佛印說:“既來之,則安之。”

後來兩人走到了天竺寺,蘇東坡看到寺內的觀音菩薩手裏拿著念珠,就問佛印說:“觀音菩薩既然是佛,為什麼還拿念珠,到底是什麼意思?”

佛印說:“拿念珠也不過是為了念佛號。”

東坡又問:“念什麼佛號?”

佛印說:“也只是念觀世音菩薩的佛號。”

東坡又問:“他自己是觀音,為什麼要念自己的佛號呢?”

佛印回答道:“那是因為求人不如求己呀!”

【巫山河水】

一次,蘇軾約弟弟蘇轍及佛印,結伴同遊。佛印即興吟出一詩句:「無山得似巫山好。」關鍵在“無”、“巫”諧音。

蘇軾對上:「何葉能如荷葉圓。」

蘇轍聽了,對哥哥說:以“何荷”對“無巫”的諧音,固然不錯,但改作這樣是否更好些:「何水能如河水清。」

佛印與蘇軾聽了,表示贊同,以“水”對“山”,勝在對仗更加工穩。

【四大本空】

一天,蘇東坡又到金山寺去,見到佛印說:「大師!我要借你的四大做我的禪座。」他以為佛印即使是修忍辱法門,也不會把他的身體給他坐。

佛印一笑,說:「好,我問你一句話,如果你能不加思索的答出來,我就滿足你的心願。你要是答不出來,就要把你的玉帶(皇帝送給作官的,這玉做的腰帶)放在金山寺,永鎮山門,做個紀念。」

蘇東坡說:「好!」就把玉帶解下來:「你說吧!」

佛印說:「我四大本空,五蘊非有,請問大人你坐哪裏?」意思就是說,我的四大(地水火風),本來就是空的;五蘊(色受想行識),不是有的。請問大人你要坐在什麼地方?

蘇東坡一想,可真的沒有話講了。四大本空,既然是空,那怎麼可能坐在四大上呢?怎麼辦呢?蘇東坡正在想著呢。

佛印禪師說:「侍者,侍者,趕快來!」蘇東坡以為他叫侍者給送茶來呢!侍者來了,佛印禪師說:「趕快來,把那個玉帶拿到庫房裏存起來。」這下蘇東坡把玉帶輸了!

【僧對鳥】

他們兩人都喜歡講笑話,也常常講笑話。所以,蘇東坡就想以講笑話來勝佛印禪師。有一次,他跟佛印說:「老和尚,古來的人,為什麼總是把出家人比做是雀鳥呢?」佛印禪師說:「你說說看!」他說:「因為古人詩句說『鳥宿池邊樹,僧推月下門』,前一句說的『鳥』,後一句就對著這個『僧』啊!」蘇東坡想藉這「鳥」字對「僧」字,轉個彎罵佛印是鳥──鳥是笨的。

沒想到佛印說:「那大人你現在對著我,你就是個鳥囉!」東坡一想,又輸了!本來想要罵佛印,被佛印反罵了,因為他說這個「鳥對著僧」,那麼你現在對著個僧,你變成鳥了!所以,蘇東坡又沒話講了。

【啞謎】

一天,蘇軾讓書僮戴上一頂草帽,穿一雙木屐,去佛印處取東西。

書僮問:老爺要取什麼東西?

蘇軾說:老和尚一看你就知道了。

書僮去到佛印處說:老爺讓我來取東西。

佛印問:取何物?

書僮說:老爺說你一看見我就知道了。

佛印看了一下書僮,包了一包東西讓書僮拿走了。

書僮回家把那包東西給蘇軾,問道:老爺,是不是這包東西?

蘇軾笑道:正是正是!

是什麼呢?是茶葉。書僮戴一頂草帽,穿一雙木屐,藏一啞謎:茶。

【菩薩吃麵餅】

蘇東坡和黃庭堅住在金山寺中。有一天,他們做麵餅吃。二人商量好,這次做麵餅,不告訴佛印。

過了一會兒,餅熟了,兩人算過數目,先把餅獻到觀音菩薩座前,下拜,禱告一番。

不料佛印預先藏在神帳中,趁二人下跪禱告時,伸手偷了兩塊餅。蘇軾拜完之後,起身一看,少了兩塊餅,便又跪下禱告說:「觀音菩薩如此神通,吃了兩塊餅,為何不出來見面?」

佛印在帳中答道:「我如果有麵粉,就與你們合夥做幾塊吃吃,豈敢空來打擾?」

【荷花稻草】

蘇東坡去探訪佛印,二人在荷塘閒遊。蘇東坡見荷花盛開,卻有幾枝光禿禿的荷杆豎在塘中,似是荷花被偷,便出言嘲諷道:「河裏荷花,和尚摘去何人戴?」

蘇東坡說完,暗暗得意。但佛印不慌不忙地道:「道旁稻草,盜賊偷來到處鋪。」既迴避了蘇東坡的問題,又對仗工整。

蘇東坡暗服佛印之才,正想再出個題為難佛印的時候,佛印卻先說道:「三年一閏,五年再閏,陰陽無差無錯。」

這可難不倒蘇東坡,他應聲答道:「二月春分,八月秋分,冷熱不長不短。」

二人誰也難不倒誰,鬧了個平局,二人相視,哈哈大笑了起來。